中亚研究视窗(第五期)
发布时间:2015-04-20 浏览次数:

内部资料  注意保存

聚焦时代前沿   把握区域特色

追踪理论动态   撷英观点学说

2009

4期(总第5期)

 

新疆师范大学法经学院

新疆师范大学中亚与中国西北边疆政治研究中心           主办

 

新疆大企业大集团战略与中亚经济合作

新疆师范大学中亚与中国西北边疆政治研究中心  

蒋新卫

一、新疆大企业大集团战略是新型工业化道路的基本战略

(一)大企业大集团战略是新疆实现新型工业化道路的基本路径

现代经济理论认为,资源型区域的可持续发展重点在于资源生产率的水平和资源转换的成效。因此,新疆应形成一种立足于区域比较优势理论,将优势资源转换战略和大企业大集团战略协调推动的“资源优势→大企业大集团→经济优势”的经济发展模式。构建以优势资源开发为重点,以大企业大集团持续发展为载体,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注重产业结构升级,推动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新型工业化路径。

(二)大企业大集团战略目标是构建新疆新型工业化进程的核心竞争力

大企业大集团战略本质是资源系统集成,提升核心竞争力。根据新疆的“十一五”规划中确立的工业发展目标,工业占自治区生产总值的比重每年要增加1个百分点,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长要达到17%,到2010年,实现工业增加值2200亿元,工业占全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40%以上。因此,超常规地快速培养大企业大集团为核心的资源整合与集成载体,打造新型工业化的核心支撑力量是快速推动新疆新型工业化的核心问题所在。

二、“走出去”加强与中亚区域经济合作是拓展和推动新疆大企业大集团战略的必然选择

(一)资源型企业是推动新疆大企业大集团战略的主导力量

建成重要的石油天然气化工基地、煤电煤化工基地和重要战略资源接替基地是新疆在我国经济发展全局的定位。在自治区 “十一五”规划中,自治区政府提出要因地制宜,重点突破,积极引入、构建大企业大集团,做大做强支柱产业和特色工业,走出一条符合区情、产业优势明显的新型工业化路子,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促进工业超常规、高速度、跨越式发展,全面快速提升工业化整体水平。资源转换战略已推动我区工业整体技术水平和产品竞争力大幅度提高,一批科技创新能力强、具有竞争优势的龙头企业和企业集团开始涌现,其中能源资源型企业已经成为新疆大企业大集团战略的主导力量,正有力地拉动工业经济的快速增长。

()“走出去”加强与中亚区域经济合作为新疆资源型大企业大集团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

在我国实施“走出去”战略,让更多的企业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和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和竞争是未来区域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自治区“十一五”计划提出:要积极面向中西南亚、东欧及俄罗斯市场,实施国际国内两大市场的对接,培育发展以新疆为基地的“两头在外”的矿产品加工业,建设国家向西出口加工基地、中转集散地和物流大通道,加大“走出去”战略实施力度,加强与周边国家进行以资源互补为主的经济技术合作,建立国家能源、资源陆上安全大通道,这是新疆新型工业化的必然选择。新疆充分利用优越的资源区位优势,制定扶持大企业大集团发展的各项政策,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集团,不仅能够推动地区新型工业化的快速发展,对资源短缺的中国安全、稳定、长远地发展更具有深度意义。

三、新疆大企业大集团战略向中亚拓展的基本思路

(一)大企业大集团要树立共赢观念,与东道国及其企业实现“双嬴”,推动多边双边经济合作

树立共赢观念,是大企业大集团战略长远发展的基本理念。要有效推动中亚区域经济多边双边务实合作,必须坚定树立共赢观念,坚持互利互惠、共同开发、利益共享、实现双赢的经济技术合作原则。严格遵守和履行所签订的协议和合同,在合作中出现分歧和争议,要充分考虑合作伙伴的意见和建议,关注对方的利益诉求,平等协商,圆满解决问题。只有这样才能进一步在中亚国家确立中国良好的国际形象和国际信誉,才能消除大企业大集团战略向中亚拓展过程中所谓的负面形象,从而确保长期稳定和有利的周边经贸环境,在多边经济合作中获得更多、更大的支持,在参与中亚区域经济合作中增强主动权。

(二)加快推进国内东中西部大企业大集团战略合作培育内生优势

国内联合是大企业大集团战略“走出去”的基本力量支撑。2005年,自治区“推进新型工业化工作会议”后,大企业大集团战略得到了强有力推进,东中部大企业大集团纷纷来疆进行战略合作,不仅有效解决了新疆区内国有企业规模小、自我发展能力弱、核心竞争力不强等问题,而且增强了企业的发展后劲和活力,有力促进了石油石化、煤炭煤电煤化工、冶金、有色金属、农副产品加工等优势产业的发展。更为自治区带来先进的管理技术、经营理念以及大量的资金,为新疆的经济发展培育了基础性的战略力量,从而使新疆的经济能够更充分地参与到中亚以及更为广阔的周边国家的经济大循环中去。

(三)强化政府在对外经济贸易与合作的服务作用,积极构建政府服务体系

强化和改进政府服务是大企业大集团战略“走出去”基本服务保障。自治区政府应按照市场为主导、企业为主体、政府提供服务的原则,加快建立健全大企业大集团“走出去”的管理服务体系。努力建立一整套的物流体系和完善的贸易服务体系,把产业、企业、贸易、流通等环节有机地整合起来,为大企业大集团进军中亚等市场提供全方位、深层次服务。

总之,政府在外贸工作中其主要职能就是优化环境、用好政策。要积极推进政府职能转变,从以投资审批、管制为主逐步过渡到以投资保护、投资指导、投资监管和提供服务为主,努力建立一整套的物流体系和完善的贸易服务体系,真正使新疆成为大企业大集团成长和海外拓展的重要门户和基地。

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新疆与中亚国家地方政府合作机制问题研究”(08XGJ004)的阶段性成果

 

中国对中亚援助状况分析

——以中国援助中亚国家重点项目为例

新疆师范大学中亚与中国西北边疆政治研究中心  

石靖

中国对中亚援助始于1994年,后随着中国对中亚关注程度的上升及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国不断加大了对中亚的援助力度。考察这15年来援助状况的发展和变化,对今后更好地利用对外援助手段,实现中国中亚的政策目标有重要意义。

一、中国对中亚援助概况

(一)援助历程

中亚国家独立后,随着中国对中亚政策的变化以及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国的中亚援助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建立睦邻友好关系时的初步援助(1994.41997.9);二是中亚地位上升与我国经济实力增长时援助力度的增强(1997.92001.6);三是在上合组织框架下援助力度的继续加大(2001.6-至今)。

二、中国对中亚援助重点领域和项目

(一)交通领域

1塔—乌、塔—中公路建设和修复项目

塔乌公路修复改造项目利用中国政府向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提供的9亿美元优惠出口买方信贷,也是上合组织框架内首个中方贷款项目。[1][1]合同总金额2.96亿美元,工期为42个月2006711日正式开工建设。公路全长355公里,是连接塔南北方的生命线,同时也是连接塔、乌两国首都的捷径,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塔中公路西起杜尚别,经哈特隆州首府库尔干秋别、南部重镇库利亚布(塔总统拉赫莫诺夫的家乡)、巴达赫尚州首府霍罗格到达中塔边境阔勒买口岸(中方为卡拉苏口岸),全长近1100公里,包括道路改建、道路新建以及部分城市道路建设,总造价1.36亿美元。

2.中吉乌、E-40公路和塔沙尔-沙尔隧道

中吉乌公路从新疆开始,连接中亚,全长959公里,其中中方境内全长234公里,吉方境内全长280公里,乌方境内全长445公里。为推动中吉乌公路项目的全面实施,中国政府向吉提供了2笔、总计6000万元人民币的无偿援助,用于修复该公路吉境内17.74公里路段(中吉伊尔克什坦口岸至努拉村),该段于20066月全部竣工

E-40公路穿越俄、哈、乌、吉四国。200711月,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总理会议上,各方强调要同步修建国际交通线E-40规定的伏尔加格勒-阿斯特拉罕-阿德劳-别伊涅乌-昆格勒及阿克套-别伊涅乌-昆格勒公路,并修建跨基嘎奇河大桥开发交通线奥什-萨雷塔什-伊尔克什坦-喀什、布拉茨特沃-杜尚别-卡拉梅克-伊尔克什坦-喀什公路,并修建喀什货运中转站,用于组织多种运输。[2][2]

塔吉克斯坦沙尔-沙尔隧道及其南北连接线项目是中国政府无偿援助项目,包括隧道(总长2.235公里)及其南北连接线(总长4.9公里),该隧道于2008331日贯通,标志着沙尔-沙尔及其南北连接线项目第一阶段工作完成。

(二)能源领域

1.中哈石油管道项目

中哈石油管道西起哈萨克斯坦阿塔苏,经过中哈边界的阿拉山口口岸进入中国,最后到达独山子,全长1200多公里,由中哈双方共同出资7亿美元建设。这条石油管线是中亚地区首条对华石油管道,里海四周的乌兹别克、土库曼、伊朗等国的石油,都可以经由此战略性油管输往中国。

2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项目

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项目途经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最终到达中境内的霍尔果斯,管道总长度1818公里,总投资预计73.1亿美元(中国提供了6亿美元贷款),预计2009年底实现单线通气,输气量45亿立方米,2012年底总体建成后接气能力达到300亿。中亚天然气管道是继中哈石油管道之后,中国修建的第一条跨国天然气管道。

3.塔吉克斯坦境内的500千伏和220千伏高压输电线路

塔吉克斯坦500千伏南北高压输变电线项目是塔方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利用中国政府优惠贷款实施的第二个重大项目。项目合同总金额约3.4亿美元,工程全长为350公里,横跨塔吉克斯坦南北,已于20086月完工。该项目将使目前处于分隔状态的塔吉克斯坦南北电网连接起来是塔国电力自主战略中的关键环节。对中国而言,该项目是中国超高压500千伏成套技术首次实现出口,也是国内输变电企业迄今为止获得的单笔金额最大的国际合同。

塔吉克斯坦南部220千伏输变电工程是上海合作组织项目下9亿美元优惠贷款项目之一,全长为90公里。一直受到两国领导人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关注。2006614日,在上海峰会上,胡锦涛主席和拉赫蒙总统出席了签约仪式,当年916日,温家宝总理与拉赫蒙总统共同为项目开工剪彩。该项目已于20086月完工

4.马伊纳克水电站项目

马伊纳克水电站项目是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自主设计建设的首个大型水电站项目,投资总额为2.5亿美元,其中2亿美元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提供,其余0.5亿美元由哈萨克斯坦开发银行承担。预计于2009年12月建成投产。这是中哈两国在非资源领域的第一个重大基础设施合作项目。

  (三)电信领域

上海合作组织信息高速公路项目。此项目旨在充分利用各国国内已建的光缆资源,经过适当新建部分跨境段光缆,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高速传输网平台。依托此平台,各国之间可以广泛开展互联网、语音、电路转接等业务合作。预计信息高速公路由南北两个光学纤环组成,其中1个经过俄罗斯,另1个经过中国,连接点设在吉尔吉斯斯坦,不排除经过印度建立第3环的可能性。[3][3] 该项目实施规定在成员国境内敷设光学通信线路。专家们现在在计算线路里程和融资额。

(四)其他领域

1.人才培训:中国自2005年开始,在3年内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培训1500名不同领域的管理和专业人才。2007年中方设立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来华留学奖学金项目,每年向每个成员国提供20个,共提供100个留学奖学金名额。今年已开始实施。此项奖学金系中国教育部向上合组织成员国提供的专项全额奖学金项目。

2建筑材料:吉尔吉斯斯坦克勒玫孜亚日产2500吨水泥厂项目,总投资7780万美元,工期一年半,20079月开工。该项目是中国向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提供9亿美元优惠贷款项下的第一个签约项目,也是中国向中亚地区出口的第一条大型水泥生产线

三、中国对中亚援助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及解决途径

(一)存在的突出问题

1.缺乏法制规范和理论支撑,没有清晰的中亚援助战略和政策

这是我国对外援助整体状况在中亚地区的反映。中国中亚援助力度的不断加大是由中亚地区形势的变化和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决定的,但中国尚未形成清晰明确中亚援助战略和政策,缺乏与中亚国家援助关系的长远规划。表现为我国尚没有对外援助法律制度,现有的援外制度体系仍是由部门规章为主体,由一系列规范文件和部门规章构成的。因缺乏法律规范,外援助工作的随意性较大,政策变动也较多,总体上透明度比较低。

2.中国中亚援助以双边为主,未能充分利用多边渠道扩大中国影响

中国在利用多边渠道提供援助方面缺乏经验,同时由于中亚各国之间的矛盾及俄罗斯的存在,目前的中亚援助以双边为主。这未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中国援助资金的效益以扩大中国的影响。受所谓“中国威胁论”的影响,还使部分国家把中国在中亚的经济援助视作中国获取利益的主要手段,增加了对中国的疑虑。

3.援助领域过窄,援助项目设计较为单一,不利于赢得人心

目前中国向中亚国家提供的低息贷款,主要用于建设大型项目,开采自然资源、建立交通通讯基础设施等。这种援助领域的过窄与项目设计的单一使得某些中亚国家认为这是中国获取利益的手段,是为在中亚形成有助于中国的地缘态势。20066月,胡锦涛主席在上海合作组织上海峰会的讲话中,提出要把这一地区建设成“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地区”,就是要利用援助手段实现这一目标,而不是增加猜疑和顾虑等不和谐因素。

(二)解决途径

1.明确中国中亚外交战略定位和援助角色

中亚是世界大国利益交织与博弈的场所,中国积极参与中亚的区域合作,不是与其他国家争夺主导权,也无意向任何大国挑战。中国在中亚具体利益的实现不应与这一精神主旨和战略定位相悖。

2.加强中亚援助能力建设

援助能力建设包括加强理论、法制、机制建设等多方面工作,需要调动政府、研究机构、企业等多方面人员共同参与,以尽快提高国家援助工作的整体水平。

3.体会重视中亚受援国的心理需求和利益关切

对外援助是援助国和受援国之间双边合作行为,受援国的合理需求应得到重视和满足。中国在考虑自己利益的同时,也需关注中亚国家的关切和利益,增强经济合作的互利性,努力使双边经济合作真正是互利互惠。

4.加强与中亚其他援助方的交流与合作

加强协商和合作有利于减少彼此间的竞争甚至是冲突,这符合各方的共同利益。中国应采取主动姿态,加强与美欧日等援助方的交流与合作,共同致力于中亚地区的建设和发展。

 

中亚安全领域多边合作机制的现状与前景

乌兹别克斯坦世界经济和外交大学副校长  米·米·巴哈季洛夫

罗锡政译

中亚周边正在形成新的地缘政治形势。究其原因,其一,出现了新的地缘政治博弈者,它们认为中亚地区是相关自己利益的区域;其二,在中亚边缘(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出现了冲突和冲突态势,这种状况将提升恐怖主义、毒品交易和毒品走私的危胁程度;同时,国际金融危机加剧了这一局面,可能使国际舞台的紧张程度加重,大国之间以及他们和中亚各国的关系也可能紧张化。

阿富汗是保障中亚地区安全的关键因素。阿富汗的情况证明,只依靠军事力量和手段,阿富汗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正在阿富汗形成的局势要求必须从根本上重新审视解决阿富汗问题的方法。当此同时,在阿巴边境地区,甚至巴基斯坦内部的局势也正在复杂化。巴政府军和极端分子之间的冲突已呈经常化趋势,而美国却时常从阿富汗对巴基斯坦境内的目标进行导弹和空中打击。所有的这些加在一起使中亚及其周边的局势极大的复杂化了。

这种状况使得中亚地区成为诸多国际力量关注的焦点,亦使得中亚各国同联合国、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独联体、上合组织、北约和其他组织的活动联系到了一起。联合国作为全球性的独一无二的国际组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独联体、上合组织作为地区性机构是区域安全体系中的主要方面,而中亚国家同北约的合作是保证区域内安全的重要因素之一。综合分析区域内现存机构的活动,可以得出结论,他们基本上只是对中亚地区的局势做出相应的反应,它们的行动带有反应的特征。如上合组织和集体安全组织只是在事后对事态进行反应,并不带有先发制人的性质。

最近,跨境水源分配问题越来越具有迫切性,因此,必须形成一种协调各国在这方面政策的机制,乌兹别克斯坦多次号召各方在这一方面进行协调。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在2007816日比什凯克上合组织领导人会议上表达了自己在使用跨境河流水资源问题的立场:一是中亚跨境河流资源使用问题的解决应该考虑到区域内全部国家超过5000万居民的利益;二是任何针对有关跨境河流的举措,都不应该给本区域现有生态的水资源的平衡带来消极影响;三是现有的协调水资源使用和生态保护的国际法基础应成为使用中亚区域跨境河流的规范体系的根本;四是在做出使用跨境河流水资源的决定时,在建设水利设施时,不应当对相邻国家的利益带来损害。

这样,正在发生的一些国际事件,以及在国际安全领域建立的多边合作机制的活动表明:一方面,没有各国力量的团结,就没有办法防范跨境威胁;另一方面,加深在安全领域的国际合作时,不应限制参加国的主权,不应该使各方互相对立。中亚各国同联合国、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独联体、上海合作组织,甚至同北约的合作的优先方向仍是同核扩散,同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作斗争,以及同国际恐怖主义和非法毒品交易进行斗争。归根结底,所有这些组织的成员国都有着共同的安全利益。因此,在协调它们的行动时,应能够提高所采取措施的有效性。

 

 

 

 

-------------------------------------------------------------------

    编:雷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医路102

责任编辑:陈   唐文睿             邮政编码:830054

    译:罗锡政                        话:(0991)6613418

电子邮箱:zyyjsc@126.com            出版日期:20091216日(赠阅)

-------------------------------------------------------------------

 



 



[1][1] 李晓春:《让古“丝绸之路”重现繁荣————上合组织框架内首个中方贷款项目正式动工》,《人民日报》,2006-07-12 07版。

[2][2]《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总理理事会塔什干会议联合公报》,2007113,中国外交部网站,http://www.fmprc.gov.cn/chn/wjdt/1179/t377838.htm

[3][3]上合组织在叶卡捷琳堡共议信息高速公路项目实施情况》,2008924俄罗斯新闻网站,

http://rusnews.cn/guojiyaowen/guoji_sco/20080924/422783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