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研究视窗(第八期)
发布时间:2015-04-20 浏览次数:

内部资料  注意保存

聚焦时代前沿   把握区域特色

追踪理论动态   撷英观点学说

2010

3期(总第8期)

 

新疆师范大学法经学院

 

新疆师范大学中亚与中国西北边疆政治研究中心        主办

哈萨克斯坦的民族概况与民族政策

新疆师范大学中亚与中国西北边疆政治研究中心  哈德力别克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地处中亚北部,北与俄罗斯为邻,南与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接壤,西濒里海,东与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交界,有1500多公里的共同边境。领土272.49万平方公里,是中亚地区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也是世界上领土面积最大的内陆国家,首都阿斯塔纳。哈萨克斯坦全国人口1600.48万人(20092月统计)。

哈萨克斯坦有131个民族,哈萨克族为主体民族(1009.86万,占63.1%),其他人口较多的有10个民族:俄罗斯族(379.7万,占23.7%)、乌兹别克族(45.72万,占2.8%)、乌克兰族(33.32万,占2.1%)、维吾尔族(22.31万,占1.4%)、鞑靼族(20.33万,1.3%)、日耳曼族(17.82万,1.1%)、白俄罗斯族(11万,占0.7%)、朝鲜族(9.7万,占0.6%)、阿塞拜疆族(6.5万,占0.5%)、土耳其族(7.5万,占0.5%)等⑴。另外还有人口较少的东干族(回族)、摩尔多瓦族、犹太族、楚瓦什族、巴什基尔族、塔吉克族、乌德穆尔特族、立陶宛族、亚美尼亚族和库尔德族等。1998年颁布的第二部《哈萨克斯坦宪法》规定,哈萨克语为国语,俄语同为正式使用的官方语言。。哈萨克斯坦多数居民信奉伊斯兰教,多数属逊尼派,此外还有东正教、基督教、犹太教和佛教等。

一、哈萨克斯坦的民族问题

哈萨克斯坦由于民族成份众多,民族形成过程曲折,民族关系及问题复杂。目前,哈萨克斯坦最突出的民族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主体民族的民族主义倾向有所抬头。作为主体民族的哈萨克人,曾饱受沙俄的压迫和奴役, 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苏联时期, 哈萨克人的政治地位虽然有大幅提高, 经济、文化也有较大发展, 但在大俄罗斯主义阴影下, 哈萨克人精神上长期受压抑。苏联解体后, 哈萨克斯坦走向独立, 哈萨克族开始当家作主, 扬眉吐气。欣喜之情, 不难理解。但同时, 在哈萨克族的一些人中, 从上层领导到平民百姓, 滋长了一种唯我独尊和主宰一切的不健康情绪, 影响到他们同别的民族, 特别是同俄罗斯人的民族团结。哈萨克斯坦宪法规定主体民族的语言为国语, 而且复兴主体民族文化的运动在哈萨克斯坦兴起。许多城市以至街道苏联时期的名称或者被历史上曾使用过的旧名称所替换, 或者按哈萨克族习惯重新命名。

在干部配备、任用方面更明显地表现出主体民族的民族主义情绪。哈萨克斯坦宪法规定, 只有熟练掌握哈萨克语的公民才有资格任总统。在哈萨克斯坦, 其总统、副总统、总理、第一副总理以及国防、外交、财政等各关键部的部长都是哈萨克族。1992930, 在哈萨克斯坦召开了世界哈萨克人大会, 借以宣扬其民族精神。据有关材料, 目前在哈境外多个国家生活着350万哈萨克人。哈政府采取了欢迎境外哈族人回归“ 历史故乡” (哈萨克斯坦)的政策, 为返回的哈萨克人提供资金及物质帮助。据哈萨克斯坦媒体报道,哈自19911216日宣布独立以来到2009101日的18年间,由国外迁回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族人共有192390个家庭、753383人。每年哈国家财政为这些迁徙回来的哈族人提供的资助约为170亿坚戈(约合1亿多美元)。根据哈萨克斯坦总统的指示,自2009年开始,每年国外哈萨克族人回迁的移民配额由1.5万个家庭提高至2万个。 哈的这种做法不仅助长了哈萨克民族主义情绪, 使哈族同其他民族的矛盾加剧, 而且也给它的一些周边国家的社会安定带来一定的消极影响。

其二,民族语言与国家语言问题。从18世纪下半叶俄罗斯进入哈萨克以来,由于两种文明当时存在明显差异,以俄语为主要形式的俄罗斯文化在哈萨克斯坦社会具有很大吸引力。出于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的需求,俄语教育随着俄罗斯强势影响的确立而在哈萨克草原普及,并在后来的哈萨克斯坦近代化过程中成为全社会的主流文化语言。哈萨克斯坦独立后,新领导集团为了提高民族凝聚力,有意将民族主义推向高潮。在哈萨克斯坦的1995年第一部宪法和1998年修改的新宪法中,都明确规定了哈萨克语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国语,俄语是族际交流语言。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再三强调,哈社会要以应有的态度对待国语,尊重国语、学好国语,尤其是公职人员
  然而在哈萨克斯坦独立后的社会现实中,无论在实际作用上还是在现实操作上,哈萨克语在现阶段尚无法全面取代俄语的社会功能。现在哈萨克斯坦的1300多家报纸中,只有约300家报纸使用哈萨克文,而国家媒体的60%仍然使用俄语。

其三,俄罗斯族居民的国籍问题。在哈萨克斯坦独立初期,有600多万俄罗斯人和其他以俄语作为民族语言的居民,在他们的观念中一直把俄罗斯作为自己的祖国。1991年哈萨克斯坦独立后,这些居民接受不了一夜之间变成俄罗斯外国公民的事实,许多人因此而迁回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的俄罗斯族人口到1999年降至448.6万,减少了174.2万。而因种种原因不能迁回的则不甘于在哈当二等公民,便要求哈政府保留他们的俄罗斯国籍。俄罗斯政府自独立后也十分关注境外操俄语民族的境遇,一些俄罗斯上层人物也曾通过种种途径向哈萨克斯坦等新独立国家施压,要求各国给予特殊地位。出于对国家主权和民族安全的考虑,哈萨克斯坦政府没有同意俄罗斯提出的双重国籍要求。但是,哈萨克斯坦的俄罗斯人及操俄语其他民族提出的双重国籍问题,一直是哈与俄之间的敏感问题。

 二、哈萨克斯坦的民族政策

面对如此错综复杂的民族状况, 哈萨克斯坦领导人在国家走上独立道路之后都意识到, 能否正确处理好民族关系问题将直接影响到社会的稳定和国家的发展。因此, 近几年,他们采取措施, 协调民族关系, 处理民族问题, 以求达到各民族和睦相处, 国内安定团结。

(一) 确立民主、世俗、法制的国家发展模式。19958 30 日哈萨克斯坦通过的新宪法中的第1 条第1 款就明确规定:“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是民主的、世俗的、法制的和社会的国家,其最高价值为人、人的生命、人的权利和自由。

(二) 坚持国家同宗教分离,保证信仰自由。《哈萨克斯坦宪法》第5 条规定:“禁止建立旨在暴力改变宪法制度、破坏共和国的完整、危害国家安全以及挑起社会、种族、民族、宗教、阶层和民族仇视的社会组织及其活动,也禁止成立未经法律规定的军事武装”(3) 。“外国宗教组织在共和国境内的活动以及外国宗教中心对共和国内宗教组织领导人的任命,需经共和国有关国家机关同意”(5 ) 。哈国宪法的上述规定,以最高法的形式明确了国家同宗教分离和保障公民信仰自由的宪法原则。

(三)注重民族和睦与团结。自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 以纳扎尔巴耶夫总统为代表的共和国领导人利用各种机会和场合宣讲民族和睦的重要意义。纳扎尔巴耶夫多次强调, 共和国的主要财富是和谐与安宁, 只有共同努力才能保持和加强这一财富” 。他特别告诫人们“ 谁在哈、俄两族之间制造不和, 谁就是这两个民族的敌人”。19935月他再次强调, 该国的头等大事就是多民族的团结。19941231, 他在新年祝词中说,维护了多民族共和国的公民租睦与安宁是哈萨克斯坦在过去一年中所取得的无可争辩的功绩。1995324日他表示, 作为国家总统, 他认为保证社会稳定与民族和睦是自己的基本任务。

(四)建立有关组织机构, 探讨、解决民族关系问题。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主张该国每两年召开次关于民族团结、和睦大会, 讨论民族关系方面出现的新问题。19921214, 哈萨克各族人民会议在阿拉木图召开。与会者呼吁全国人民加强民族团结。根据纳扎尔巴耶夫在这次会议上的提议, 1215, 哈萨克斯坦各族人民和睦与团结大会” 宣告成立。它由共和国各地区的各行业、民族、教会的代表组成, 自称是非政治、非官方的群众组织。下设民族和谐委员会、宗教协作委员会等部门。它主张加强族际和睦, 赞成生活在哈境内的各民族及其语言平等。19955, 哈成立了国家民族政策委员会, 研究国外, 其中包括中国的民族工作法规和经验。

(五)制定有关法律, 保护民族利益。在哈萨克斯坦的新宪法中明文规定, 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任何人都不能因为出身、性别、种族、民族、语言、宗教、政治和宗教信仰等情况而受到任何政视以及权利和自由受到侵害。在根本大法的指导下,还制定了有关加强民族结、保护民族利益的具体法律。例如,据纳扎尔巴耶夫总统19935月说, 当时哈萨克斯坦的专家学者们曾草拟过民族和睦纲领。1995321, 纳扎尔巴耶夫透露, 哈萨克斯坦近期将通过语言发展纲要, 国家要千方百计鼓励公民掌握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民族语言。

(六)坚决打击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和组织。哈萨克斯坦限制甚至不允许那些极端民族主义组织登记注册, 对于过激的民族主义言行采取果断措施, 予以制止。例如, 哈萨克斯坦境内的民族独立党“ 阿拉什” 成立于1990, 但至今仍未获准在共和国司法部登记注册。其主要原因是, 该党系极端民族主义政党。它大肆鼓吹哈萨克族是国家和社会的“ 主人” , 把哈萨克语提到至高无上的地位; 主张恢复突厥和伊斯兰传统, 把泛突厥思想、伊斯兰教和民族主义结合在一起,声称要建立一个从伊斯坦布尔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到海参崴的“ 大土耳其斯坦” , 组成“ 独立的突厥国家邦联” ;反对俄罗斯人参政,主张限制使用俄语, 断绝同俄罗斯的关系。

与哈国民族政策形成对照与呼应的是,中亚各国从维护本国安定团结出发, 也比较注意协调和加强它们国家间的相互关系, 努力消除影响民族团结和局势稳定的外部因素。自塔吉克斯坦发生动乱和武装冲突以来, 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俄罗斯的领导人不止一次会晤, 商讨解决办法, 采取防范措施和沮建维和部队, 力争使塔早日结束动乱, 更不容塔的战火殃及四邻。1995657, 中亚5国在吉尔吉斯斯坦伊塞克湖举行中亚地区合作会议,并发表了关于中亚地区合作宣言。该宣言表示, 支持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总统的倡议, 赋予本次会议常设会议地位, 将其命名为“ 中亚国家稳定发展常设会议” , 每年召开一次。上述态度与举措,表达了中亚诸国在各自不同的民族状况与情势背景下,对民族问题与国家稳定和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存在大体一致的判断与诉求。而其中的通约性因素,对纾解各国的民族关系,实现国家间的通力合作,构建健康有益的睦邻关系,无疑是具有积极的作用与影响的。

 

中亚五国文化战略解析

新疆师范大学中亚与中国西北边疆政治研究中心 锋晖

 

文化战略是世界各国构建国家软实力的一个重要内容,除了传统领土、军备、武力等有形的硬实力外,还关注文化、价值观、影响力、道德准则、文化感召力等无形的软实力 中亚作为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自古以来就承载着中华文化、印度文化、波斯文化、阿拉伯文化、古希腊文化和古罗马文化传播重任,孕育了闻名遐迩的古“丝绸之路”文明。独立后,中亚国家以“丝道使者”自居,不断拓宽文化交流路径,弘扬优秀文化传统, 中亚五国也通过文化战略构建内在的国家精神和外在的国际竞争文化软实力,在近几年各国通过文化战略着力打造各自民主政治新形象,提高本国内部各民族的凝聚力,塑造新时期的国家精神和民族精神,增强一国民众的凝聚力和意志力,密切各国间的文化交流与合作,推动着国家的整体发展。

一、重视文物古迹的保护

近年来,哈萨克斯坦为复兴哈萨克精神文化,制定保护雅萨维墓、塔姆加尔景区岩画等10处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名录,修复突厥斯坦古城等一大批文物古迹,整理出版许多珍贵的历史文献,保护和完善众多文化设施。乌兹别克斯坦则根据本国自然和人文景观多(4 000多处)、文化底蕴厚的特点,重点对塔什干、撒马尔罕、布哈拉和希瓦等地区的历史遗存进行集中修缮、妥善保护,恢复了诸如拉吉斯坦广场、比比·哈内姆大清真寺、古尔·艾米尔陵墓等许多著名古代遗址、清真寺和神学院等的昔日风貌。土库曼斯坦也加大文化遗产的保护力度,修缮了尼萨古城遗址、阿哈尔坚地下湖、格奥克捷佩清真寺和谋夫古城等。这些成就的取得,为中亚文化软实力开辟了广阔的空间。

二、加大历史人物和文化遗产的宣传力度

哈萨克斯坦通过“支持文化年”、“著名文化、科学、艺术界名流周年庆祝”等活动,纪念阿拜诞辰150周年、姆赫塔尔·奥艾佐夫诞生100周年、萨特帕耶夫诞辰100周年、库尔曼诞辰175周年、杜拉提诞辰500周年、突厥斯坦建城1 500周年,并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同意,在教科文组织拟定的年历上标有诸如塔拉斯建城2 000年、马哈姆别特·乌杰米索夫诞辰200周年、穆斯列波夫诞辰100周年等纪念日。吉尔吉斯斯坦也举行吉尔吉斯民族史诗《玛纳斯》问世1 000周年大型纪念活动和国际学术交流,翻译整理出版《玛纳斯》史诗,使之更好地为世界人民所了解和喜爱。中亚的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众多,例如,哈萨克斯坦的雅萨维陵墓、塔姆加尔考古景观岩刻,土库曼斯坦的谋夫国家历史和文化公园、库尼亚·乌尔根奇,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东西文化交流中心、伊钦内城、布哈拉历史中心、沙赫利苏伯兹历史中心等已被世界遗产委员会列入《世界遗产目录》。此外,中亚的哈、吉、塔、乌四国还积极着手联合中国、伊朗、土耳其等“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共同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向世界彰显“丝路”文明的无穷魅力。

三、广泛开展与世界各国的文化交流

其一,中亚各国历来重视文化交往,先后与世界许多国家签署了数百项政府协议和计划,开展各种形式的文化交流与合作,增进彼此了解和友谊。同时,中亚各国还积极利用上海合作组织等多边合作机制开展人文领域的合作,20057月在哈萨克斯坦的阿斯塔纳通过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2005年至2006年多边文化合作计划、20064月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通过的2007~2008年文化合作计划、20066月签署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间教育合作协定等,极大地促进了各种文明对话与交流,加强了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的相互理解与尊重。其二,在平等基础上展开教育合作,哈萨克斯坦已同蒙古、土耳其、吉尔吉斯斯坦等30余国交换留学人员,仅土耳其就有约700人在哈萨克斯坦深造,许多来自蒙古的哈萨克族学生在哈萨克斯坦各大学读书,乌兹别克斯坦接收了20多个国家的300多名留学生就读于乌各大学校,中国也有百余名留学生在哈萨克斯坦的阿尔法拉比国立大学、吉尔吉斯斯坦的人文大学、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大学等学习。另外,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合作创办了哈俄联合大学、中学,还在吉尔吉斯斯坦许多中学设立哈语教研室等,以“推广本国语言和文化,建立一批本国思想的国际拥护者”。其三,举办丰富多彩的“文化日”、“文化节”活动,进行学术交流,宣传中亚国家的科学、艺术、文化。土库曼斯坦在伊朗举办“土库曼斯坦文化日”,乌兹别克斯坦在中国举办“乌兹别克斯坦文化节”、“乌兹别克斯坦文化遗产摄影展”、“乌兹别克斯坦现代绘画艺术展”,哈萨克斯坦在印度举办“哈萨克斯坦文化日”、在中国北京举办“哈萨克斯坦文化节”,在中国上海举办“阿拉木图文化节”、在中国乌鲁木齐举办“阿拉木图———乌鲁木齐文化周”等,以开放的姿态向人们展示其深厚文化底蕴及恒久价值。为庆祝中哈两国建交15周年,200612,哈萨克斯坦又在中国北京中华世纪坛举办“哈萨克斯坦艺术展”、“孩子们笔下的哈萨克斯坦人民”儿童画展,展览汇集了哈萨克斯坦当代艺术家创作的油画、实用艺术及其儿童画作品100余件。哈萨克斯坦还在中国和印度出版汉文和印度文的哈萨克诗人阿拜的《箴言录》、在土耳其出版哈萨克斯坦百科全书和《突厥世界音乐》杂志等,增强两国人民心灵的沟通。其四,重视广播电视传媒的对外宣传,各国均开播对外广播电台,用英、俄等多种语言传播本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其中以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广播电台最为著名,它每天用英、汉、俄、乌兹别克、阿拉伯和维吾尔等语种进行对外广播,在世界各地拥有广泛的听众,使人们足不出户就能领略别具特色的中亚文化。哈萨克斯坦还帮助蒙古的巴扬·乌尔吉盟建立电视中转站,播放“哈萨克斯坦1套”、“哈巴尔1套”、“哈巴尔2套”哈语电视节目,深受当地人民的欢迎。

四、繁荣民间文化交往

中亚各国与周邻国家同源民族众多,又同属于穆斯林,民间文化交往一直十分活跃。近年来,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的艺术团和个人频繁到中国新疆、土耳其、伊朗、印度、亚美尼亚和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进行巡回演出,并应邀赴美国、日本、法国、意大利等国表演,受到各国人民的热烈欢迎,在一些国家甚至刮起“中亚歌舞旋风”。哈萨克斯坦艺术团还与阿塞拜疆民族模范戏剧团合作,在阿塞拜疆成功上演了哈萨克斯坦作家艾特马托夫及沙哈诺夫的剧本。2005,中亚的哈、吉、塔、乌四国在日本爱知世博会上开设中亚共同馆,展示中亚悠久的历史文化和别样的风土人情,乌兹别克斯坦艺术团和艺术展览还参加在中国举办的《相约北京》大型活动,2006年上海合作组织首脑会议期间,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的艺术团来到上海进行多场演出,都给当地人民留下了深刻印象。与此同时,中亚国家还积极主办各类国际艺术节和会展,如乌兹别克斯坦举办的塔什干国际电影节,哈萨克斯坦主办的“98亚洲———中心”国际旅游博览会、造型和实用装饰艺术展览会等。此外,中亚的“俄哈世代友好”科技文化协会、阿塔突厥文化语言和历史高级社团、乌文化艺术论坛基金会、哈中文化交流协会和乌俄文化交流协会等一大批学术机构和民间组织,也为加强各国的文化交流发挥了重要作用。中亚国家文化交流与合作的空前繁荣,使中亚文化软实力进入健康、有序的发展轨道。

五、强化内部各民族的责任意识

中亚地域辽阔,民族众多,公元10世纪后,中亚民族先后经历伊斯兰化和突厥化的过程,逐渐形成以共同民族心理和民族精神为特质的哈萨克、乌兹别克、塔吉克、吉尔吉斯、土库曼等主体民族。独立以来,中亚各国通过各种手段增强民族凝聚力,一方面,中亚国家利用苏联解体之机,加强和巩固主体民族在中亚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主导地位,提高其在民族大家庭的影响力。哈萨克斯坦宪法规定:“国家权力归独立自决的哈萨克族所有”;土库曼斯坦宪法指出:“保护土库曼族的民族价值和利益并加强其主权是国家基本法的宗旨”;乌兹别克斯坦宪法则强调:“乌兹别克族一族执掌国家权力的经验”;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的宪法也有类似的规定。哈萨克斯坦政府还公开号召境外的哈萨克族回到他们的“历史故乡”,大约2万哈族从蒙古、伊朗、塔吉克斯坦、土耳其等国返回哈萨克斯坦。另一方面,中亚各国重视与俄罗斯等非主体民族的关系,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保障非主体民族的权利和自由,培育他们对所在国的认同感,增进多民族的聚合力。哈萨克斯坦政府在民族关系上,始终坚持民族团结,社会安定,国内各民族和睦高于一切的原则。哈萨克斯坦宪法规定,哈萨克斯坦主权属于哈萨克全体居民,而不是某个民族,每个人都有权决定和是否说出自己的民族属性,俄语为哈萨克斯坦第二国语,从法律上保证了哈萨克斯坦公民不管其民族属性如何,在权利和自由方面的平等。哈萨克斯坦总统多次强调,在公民的基础上而不是在民族的基础上形成文化认同的原则,应该成为哈萨克斯坦国家建设的基础。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则重视公民和谐与民族和睦,明确指出:“只要国内少数民族强大起来,国家就会强大起来”,并通过制定少数民族法草案,确立俄语的官方语言地位,来保证少数民族的权益。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也根据其国情,相应制定不同的民族政策。这些措施不仅及时化解各国民族间的矛盾与隔阂,而且形成了全民族团结合作的精神和海纳百川的内聚力。

中亚各国在文化战略方面进行了积极的投入,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文化战略的实践是一个循序渐进的系统工程,需要长期的积淀,其作用的发挥也经常是实施数年后才能产生期待的结果,使得中亚各国政界更关注国内经济发展,将有限资金用于国家现代化建设,来提升综合实力指标,增强自身国际竞争力,很多情况下不愿拿出额外的资金来培育和健全文化软实力的基础,这使得今日各国在文化战略和经济战略方面往往处于取舍两难的境地,影响着文化战略的发展。

--------------------------------------------------------------------------

    编:雷                         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医路102

责任编辑:陈    锋晖             邮政编码:830054

    译:罗锡政                        话:(0991)6613418

电子邮箱:zyyjsc@126.com            出版日期:2010926日(赠阅)

--------------------------------------------------------------------------